<address id="fhljv"><address id="fhljv"></address></address>
      <form id="fhljv"><th id="fhljv"><th id="fhljv"></th></th></form>

        <form id="fhljv"><nobr id="fhljv"><progress id="fhljv"></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fhljv"><address id="fhljv"></address>

        評論
        【鑪峰遠眺】美國導致全球經濟衰退
        2022-08-11 23:30:41原創 來源:香港商報 責任編輯:楊穎婕

         周八駿

         7月28日,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公布,美國第二季國內生產總值(GDP)年化環比增長率(預估資料)為-0.9%,這是繼第一季GDP年化環比增長率為-1.6%後,美國連續兩季GDP負增長。按世界各國通行準則,在技術上美國已步入經濟衰退。

         所謂「技術上」,是指僅具有經濟統計上的涵義,沒有一個懂行的人會僅憑統計數據而對不同國家不同時期的經濟衰退作籠統的比較,更不會不做具體深入的分析。

         拜登文過飾非

         然而,美國總統拜登、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美國財長耶倫7月28日同一天迫不急待地異口同聲否認美國經濟衰退,皆認為放緩而已。當然,有所區別的是,拜登斷然排除美國經濟衰退的可能性,鮑威爾和耶倫不敢把話說死。

         鮑威爾承認,美聯儲應付經濟可能衰退的手段越來越少。耶倫則表示,美國經濟前景存在「諸多風險」。尤其,耶倫承認,不僅美國,而且全球經濟正被烏雲籠罩;在美國加息推動下,美元走強,讓許多新興市場經濟體的日子更加艱難。

         拜登文過飾非,鮑威爾、耶倫避重就輕,都為他們的政治利益所決定。而且,鮑威爾、耶倫皆對美國高通脹發表過錯誤的估計。相比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儘管為美國所控制,但終歸受其他成員國影響,不能不對美國經濟、西方發達國家經濟和全球經濟發表比較客觀的看法。

         就在美聯儲公布加息決定前一天,7月26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表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警告稱,全球經濟在經歷2021年短暫復蘇後,2022年卻愈發暗淡,鑒於目前面臨多重風險疊加,正處於崩潰邊緣。與4月發表的預測數比,IMF進一步下調2022年全球經濟預期增長0.4個百分點至3.2%,遠低於2021年的6.1%。2023年預期GDP增速僅2.9%,迫近2.5%這一代表全球經濟將衰退的紅線。

         IMF特別提出,美國經濟硬著陸可能性非常大,避免衰退已是一條「很窄的路」,當下只需要一個小小衝擊,足以讓美國經濟陷入衰退。請注意,IMF說這番話時,美國2022年第二季GDP尚未公布。

         幾乎同時,美國著名刊物《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發表評論稱,美聯儲大幅加息可能引發全球金融海嘯。因為,美聯儲是在美國和全球經濟下行時提高利率,美元強勢引發全球資金流向美國,使需要籌措美債的國家擔負更重的借貸成本。該評論引述IMF的數據稱,百分之六十的低收入國家很可能陷入債務困境。

         美政策是高通脹始作俑者

         拜登政府和美聯儲反覆強調,當前全球經濟形勢急劇惡化,主因是俄烏衝突。這一類邏輯是斷章取義,騙不了誠實的專家。

         7月27日,新西蘭中央銀行前行長惠勒(Graeme Wheeler)與新西蘭一位智庫高級研究員發表評論,把全球通脹肆虐歸咎於美西方等中央銀行在新冠疫情期間過度刺激經濟。評論承認俄烏衝突加劇通脹壓力,但是,始作俑者是美西方空前量化寬鬆政策,使全球流動性和債務急速增長,早已令商品價格高企。

         美聯儲低估通脹而延遲收緊貨幣政策,也被認為需要為眼下美國經濟和全球經濟形勢負相當一部分責任??傊?,美國是全球最大經濟體,美元是全球最重要儲備貨幣,絕不能低估美國經濟政策對其他國家和全球經濟的外溢效應。

         香港是高度開放的小型經濟體,香港金融市場是全球重要金融市場中最開放的。美元走強,已對港元聯繫匯率形成前所未見的壓力,資金流出香港是今後一段時間的經常性現象。

         上一屆特區政府防抗第五波新冠疫情、穩定和刺激經濟的政策措施,隨著美國及全球經濟形勢惡化和第五波疫情反彈,已幾乎完全喪失效果。新一屆政府在部署解決房屋等深層次難題的同時,面對難以在抑制疫情和推動增長之間作出平衡的困難。如果因為內地抗疫措施嚴格而與美西方先通關,那麼,必須既考慮美西方疫情對香港社會的滲透,也必須權衡美西方經濟對香港經濟的衝擊。毋須贅言,香港與美西方先通關,勢必拖慢香港與內地通關。果如此,則香港參與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和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的進程勢必被延宕。

        掃碼瀏覽
        分享
        军警短篇巨肉高H文

          <address id="fhljv"><address id="fhljv"></address></address>
            <form id="fhljv"><th id="fhljv"><th id="fhljv"></th></th></form>

              <form id="fhljv"><nobr id="fhljv"><progress id="fhljv"></progress></nobr></form>
              <noframes id="fhljv"><address id="fhljv"></address>